不知吾身

【\恭喜你发现了一只咸寻/】
热爱all本命和狗血贵乱大三角
不会写文,偶尔码码脑洞
欢迎扩写脑洞,写完求个艾特
欢迎同坑的姑娘跟我讨论脑洞,只要不嫌我变态就好×
所有发布内容欢迎借梗扩写/重写

【全职】年轮 完整版【文字版整理·带补刀红字】

┆┆徐霜白†许白霜┆┆:

〖内为红字〗


cp:林方 高乔高 韩张 双鬼 刘卢刘 双花 喻黄喻 邱→叶 伞修


看到叶神的笑!看到英杰小天使眼角的泪水!!看到那些过去式我只想说!!!!!何其心脏UP主叶神不要笑了好心疼英杰小天使不哭然后把那些过去掉啊啊啊啊啊啊QAQ


灵感:AV431813  原梗:av421448


BGM:那些年


·你暗恋过吗,在什么时候?


——林敬言【 to 方  锐】前几年吧,还在呼啸呢。


    〖那时候我们还是对组合呢。〗


——高英杰【 to 乔一帆】嗯……从训练营开始……吧。


    〖他一直很努力,但是别人不知道。〗


——张新杰【 to 韩文清】从第四赛季开始。


    〖他是个非常好的队长。〗


——吴羽策【 to 李  轩】我刚进队的时候。


    〖我当时心想这就是第一阵鬼。〗


——乔一帆【 to 高英杰】在微草训练营的时候吧。


    〖他很有天赋呢…那时候我还是挺羡慕的。〗


——刘小别【 to 卢瀚文】……也不能算暗恋吧?非要说的话去年?


    〖就是个咋咋呼呼的小屁孩儿,和那谁一个德行。〗


——张佳乐【 to 孙哲平】啊……那时候还没做职业选手呢。


    〖你说我那时候还没见到真人,怎么就喜欢上了呢。〗


——黄少天【 to 喻文州】哈哈你问这个啊,告诉你的话你不会随便到处乱说吧?哎就相信你好了!嗯暗恋……暗恋过!从训练营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吧!


    〖不过现在我们正大光明的在一起!哈哈哈!〗


——孙哲平【 to 张佳乐】在百花的时候。


    〖那时候他的头发还没那么长,短短的摸起来很舒服。〗


——邱  非【 to 叶  修】十五岁,刚进训练营的时候。


    〖……其实第一次见我还有点怀疑,这就是斗神的操作者?〗


——叶  修(淡淡笑)【 to 苏沐秋】都是十几年前的事儿了。


    〖不过我们当时可是一见如故,哈哈!〗


·TA是个什么样的人?


——林敬言(宠溺的笑)【 to 方  锐】满嘴跑火车,小孩儿似的。


    〖不过他现在沉稳很多,我很高兴。〗


——高英杰【 to 乔一帆】细心又认真,非常努力,很温柔。


    〖其实我经常被他鼓励着……〗


——张新杰【 to 韩文清】严肃认真,一往无前的人。


    〖……不过总是会收到钱包。〗


——吴羽策【 to 李  轩】……啧,那家伙,总是想太多。其实就是个老好人。


    〖还得我在边儿上敲打敲打才行,真让人不放心。〗


——乔一帆【 to 高英杰】特别有天赋,有时候像只小兔子。


    〖微草很看重他,但他是个很温和的人。〗


——刘小别【 to 卢瀚文】就一个熊孩子,粘粘糊糊的烦死人了。


    〖每次看见我就喊PK,不累吗?〗


——张佳乐【 to 孙哲平】他就是个三次元的狂剑士。


    〖拼尽一切要要的个痛快。〗


——黄少天【 to 喻文州】啊!头脑超级好!特别聪明!脾气也特别好!声音也很好听!恩总之就是非常厉害的人啦哈哈哈哈~


    〖羡慕吗?羡慕吧!羡慕对不对哈哈哈哈!〗


——孙哲平【 to 张佳乐】他就是他。


    〖无论怎样都走在夺冠的路上。〗


——邱  非【 to 叶  修】非常了不起,非常值得尊敬的人。


    〖就是有的时候太不正经了。〗


——叶  修(笑)【 to 苏沐秋】很好的人。


    〖也很聪明,能干……老油条呢哈哈!〗


·TA的那一个瞬间最让你心动?


——林敬言【 to 方  锐】在发布会上乱说话,说完之后转过来朝着我笑的时候,


    〖眼睛闪亮亮地希望我给他圆场。〗


——高英杰【 to 乔一帆】递给我一杯水,坐在旁边听完我说的话时候的样子。


    〖会轻轻脆脆的笑着喊一声“英杰”〗


——张新杰【 to 韩文清】带领队伍的时候。


    〖我能感受到那份信任。〗


——吴羽策【 to 李  轩】最开始我在队里受到前辈排挤,他跑来前言不搭后语地安慰我的时候。


    〖安慰人都不会……不过挺有效的。〗


——乔一帆【 to 高英杰】和我讨论起荣耀的时候,眼睛闪闪发光的样子。


    〖那种样子非常可爱……〗


——刘小别【 to 卢瀚文】……没有!


    〖……都说了没有就是没有。〗


——张佳乐【 to 孙哲平】啊……果然还是当年隔着屏幕对我伸出手来的时候吧。


    〖我永远都忘不掉那一天。〗


——黄少天【 to 喻文州】每一个!


    〖因为在我看来他是最好的!!!〗


——孙哲平【 to 张佳乐】每次赢了比赛的样子,眼睛很亮。


    〖每次看他笑得那么开心,都想抱紧他。〗


——邱  非【 to 叶  修】打荣耀的时候。


    〖和平时完全不一样,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叶  修【 to 苏沐秋】笑着说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的时候。


    〖唉,我也被他影响了呢。〗


·你为TA做过最傻的事是?


——林敬言【 to 方  锐】挺纵容他的,其实我倒没觉得,不过队里他们都这么说。这也不太算傻事吧?


    〖他说我心软,却不知道我是对他心软……〗


——高英杰【 to 乔一帆】他走了之后,我有次忍不住自己跑到他们战队那里……远远看了看。


    〖看到一帆开心我也会跟着傻笑起来。〗


——张新杰【 to 韩文清】我们都是不会做傻事的人。


    〖都懂得拿捏好分寸。〗


——吴羽策【 to 李  轩】会喜欢他这件事就够傻了吧。


    〖反正我觉得我挺蠢就这么喜欢上了。〗


——乔一帆【 to 高英杰】我自己回过一次微草,没告诉别人,也没进去。当时是想看看他的,不过其实都没见到……就回来了。


    〖微草都很照顾她,我也没什么不放心……就是想看看他。〗


——刘小别【 to 卢瀚文】答应和他PK,还不止一次。


    〖不过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我当初怎么就答应了呢!〗


——张佳乐【 to 孙哲平】太多啦。


    〖多到我都数不清啦……现在的坚持也算吧。〗


——黄少天【 to 喻文州】啥事……哎这个我想不出来啊,我觉得只要是能为他做的事都不能算傻事。


    〖为了喜欢的人做的事怎么能算是傻事呢!是荣誉!〗


——孙哲平【 to 张佳乐】当时把手伤的事情瞒着没有说。


    〖这是我做的最傻的一件事。〗


——邱  非【 to 叶  修】以为踩着他的脚印就能跟上他了。


    (这里的红字有两个版本,lo主就把他们组织了一下)〖你见过我这样笨的追随者吗?认同你的人会朝着你的方向走,信仰你的人会沿着你的路线走,而一个爱你的追随者,他只会固执地踩着你的脚印走……但是我不会后悔。虽然很傻,但是我会一直坚持下去,直到和他站在一起。〗


——叶  修【 to 苏沐秋】也不都算是为他吧,不过我真的从头再来了一次。


    〖世事无常嘛。〗


·因为喜欢TA,你有发生过什么改变吗?


——林敬言(叹气)【 to 方  锐】没办法,学会了不少替人打圆场的本事。


    〖他都说我圆滑了不少,也不知道是为了谁……〗


——高英杰(坚定)【 to 乔一帆】变得更勇敢了。


    〖因为我已经不能再随时见到他了。〗


——张新杰【 to 韩文清】也调整了自己的作息。


    〖为了配合他,我觉得值得。〗


——吴羽策【 to 李  轩】我不知道。


    〖……或许是这份心少少成就了现在的双鬼组合吧。〗


——乔一帆【 to 高英杰】他让我……想努力做得更好一点。


    〖这样我才能更接近他。〗


——刘小别【 to 卢瀚文】磨得我都快比许斌有耐心了!


    〖没见他来PK还有些不自在……啧。〗


——张佳乐【 to 孙哲平】我觉得,多少也变得成熟了一些吧。


    〖毕竟我现在不能再依靠他了……〗


——黄少天【 to 喻文州】更帅气了!!嘿嘿……怎么说呢,感觉自己变成了“骑士”一样,也有了想要保护的人吧。


    〖不过要是在赛场上总想保护着他就会被骂,我也知道不好但是人都有下意识的动作嘛诶嘿!〗


——孙哲平【 to 张佳乐】被他带的,有的时候不由自主的也开始多考虑一些了。


    〖我也不能总依靠他啊!〗


——邱  非【 to 叶  修】变成了现在的自己。


    〖我相信他会影响我一生。〗


——叶  修【 to 苏沐秋】没改,也不需要改。


    〖我改了搞不好他还要骂我呢,呵呵。〗


·表白过吗?


——林敬言【 to 方  锐】没有。


    〖我已经不能再为他打圆场了呢。〗


——高英杰【 to 乔一帆】不敢说。


    〖等到我再成长一些……我就有勇气了。〗


——张新杰【 to 韩文清】没有表白过。


    〖我们都是成年人了。〗


——吴羽策【 to 李  轩】没必要。


    〖他又不是真笨蛋。〗


——乔一帆【 to 高英杰】还没有。


    〖但是总有一天,我会的。〗


——刘小别【 to 卢瀚文】别开玩笑了、


    〖按年龄至少还得等几年不是。〗


——张佳乐【 to 孙哲平】怎么可能嘛。


    〖这份感情我知道就好。〗


——黄少天【 to 喻文州】不用吧?


    〖他知道。〗


——孙哲平【 to 张佳乐】没。


    〖我还得等等。〗


——邱  非【 to 叶  修】没有这个打算。


    〖也没这个必要。〗


——叶  修【 to 苏沐秋】你猜?


    〖猜中了也不会告诉你啊!〗


·现在最想对TA说什么?


——林敬言【 to 方  锐】做得很棒啊,一挑三。


    〖赛场见面我可不会心软哦。〗


——高英杰【 to 乔一帆】有空我们来好好打一场吧。


    〖赢了我就告诉你一件重要的事。〗


——张新杰【 to 韩文清】就像你说的,一如既往。


    〖永远在霸图支持你。〗


——吴羽策【 to 李  轩】天天见面,有什么可说的。


    〖反正我们就这样挺好。〗


——乔一帆【 to 高英杰】我们赛场上见。


    〖痛快打一场后,我们在一起去经常去的那家店吧。〗


——刘小别【 to 卢瀚文】多大的孩子了,快长点儿心吧!


    〖在这么下去你要是变成话痨二号,我可受不了。〗


——张佳乐【 to 孙哲平】打比赛的时候也注意下手啊,也不是年轻的时候了。


    〖我现在可没机会天天当面叮嘱你啊。〗


——黄少天【 to 喻文州】我可是有好多想说的啊——不过果然还是要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再说啦我不会告诉你们的嘿嘿嘿!


    〖〗


——孙哲平【 to 张佳乐】开心点儿。


    〖执着是好事,但也别折腾自己。我不能继续在你身边了。〗


——邱  非【 to 叶  修】前辈,嘉世没有倒。


    〖我会证明给你看。〗


——叶  修【 to 苏沐秋】这次要和你一起拿冠军啦。


    〖那时候我把东西烧给你看,别急。〗





·我喜欢过你,你知道吗?



——林敬言(笑)【 to 方  锐】我喜欢过你,你知道吗?




——高英杰【 to 乔一帆】我喜欢你,你知道吗。


  


——张新杰【 to 韩文清】我喜欢你。


   


——吴羽策【 to 李  轩】我喜欢你,你没必要知道吧。


   


——乔一帆【 to 高英杰】我喜欢你,你会知道吗?


   


——刘小别【 to 卢瀚文】我喜欢你,行了吧!?


   


——张佳乐(笑)【 to 孙哲平】我喜欢过你,你大概不知道吧。


   


——黄少天【 to 喻文州】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最——喜欢你,你肯定知道!


  


——孙哲平【 to 张佳乐】我喜欢过……我喜欢你。


   


——邱  非【 to 叶  修】我喜欢你,幸好你不知道。


   


——叶  修(笑)【 to 苏沐秋】我、爱、你。




【结尾红字】


你知道,故事的结尾并不重要。


生活唯一确保我们的就是死亡。


所以我们最好不要让结尾夺走了故事的光芒。
  

评论

热度(137)

  1. 鬼灵精怪-凉虾好喝 转载了此文字
  2. 江北_潮生凉虾好喝 转载了此文字